本篇翻譯的原文為英文。

人、土地、物品和思想

作者為 Kragen Sitaker <[email protected]>

軟體

軟體就是思想、資訊。它與人、土地、物品都不相同。 它可以像火一樣,被幾乎無代價地無限複製。 這個道理不言而喻,甚至被認為是陳詞濫調。 但它似乎總有一些沒有被人好好地探究的特殊後果。

其中之一就是你不能像賣奴隸、土地和物品一樣去賣它﹔ 任何一個你的顧客可以按原價甚至更低的代價來製造無數的拷貝。 市場衝突正在使得賣軟體成為一種可實行的商業模式。 也許樹立品牌正是方法之一;有一個問題關於 Red Hat 的光碟賣 $50 美元, 不知是否因為人們喜歡 Red Hat 這個品牌, 還是因為他們不知道能花 $2 美元從 CheapBytes 買來一樣的光碟。

過去和現在

處理這個問題的傳統方法就是把思想封鎖在人、土地和物品的內部。 一個律師能不做任何實際的創造性工作, 而是通過簡單的闡述恰當的思想,甚至是簡單的應用死記硬背的方法——據說大多數遺囑都可以歸為此類,來掙大量的錢。 因為不允許拍照,所以我不得不去 Georgia O'Keeffe 的博物館參觀老 Georgia 的繪畫作品, 也正因為這樣他們才可以把門票賣給我。(順便提一句, 這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博物館。如果你去那兒,不要把 4 天時間都花在上面﹔ 他們的收藏品真的很少)一本書能按超過印刷成本的價格出售, 因為很難從其物質的表現中分離出思想來。

軟體使得從人、土地和物品中分離出思想變得容易。 假設我買來一台計算機用來發送電子郵件, 並且我想把郵件分割成不同的大小再發出去, 我不需要再去買一台新的分割機。我只要去下載一些分割軟體。 如果我想計算一根支杆的屈服力,我不用去雇一個結構工程師。 我能下載一些 FEA 軟體並用它來模擬對支杆加壓力直到它彎曲為止。 我不用跑到博物館去看我鄰居的作品殘片,我可以把它們顯示在我的螢幕上。 (當然只要我下載了它們)

這是一個驚人的改變。

軟體封閉:未來?

大體上來說,軟體封閉是計算機應用程式的本性,直到最近才有所改變。 但是我們現在有了互聯網(Web),人們正在大量談論嵌入特定應用的計算機。 忽然,人們能像曾經他們所提供的那個計算機軟體一樣提供應用服務, 但是現在,他們能把軟體——思想——封閉在地和物中了。

例如,我現在擁有一張包含有美國電話號碼總表的 CD-ROM 。 如果有足夠的時間和專業技術,我就可以把那些電話表提取出來, 並把它們放在一個互聯網站上。(我首先需要對數據庫存放的結構進行反向工程。) 我能進行相關試驗來了解哪些姓氏的人是否較有偏見地選擇其居住地 (從它能看出他們住在他們家族的附近,或者也許,這個城市是種族隔離的)。 我能發現哪一個 Cathy 的拼寫最流行 (Kathy? Cathi?),並且, 我能發現人們對 Cathy 拼寫的選擇與他們的姓是否有關。

確實有一些網站包括上面說的那個電話號碼總表,甚至是更新的版本。 但我不能用這個網站來做以上任何一件事,因為電話表——思想——被封閉在這網站的內部—— 一個地方或者一個物體,取決於你怎麼看待它。

另一種方法是把資訊封閉在物品的內部。NSA 的 Skipjack 演算法保密了好幾年了﹔ 演算法的成果是普遍可取得的,但是僅僅限於被特殊保護的設備中。 這就允許他們把演算法廣泛地布署在秘密研究的鐵幕中之, 並且他們也打算把演算法廣泛地布署到外部世界去了。(到目前為此,我還是在這屏障之外) 最近,周圍環境迫使他們發布 Skipjack 演算法的軟體成果,所以他們就把演算法公開了。(更多內容可以參考 https://www.schneier.com/crypto-gram/archives/1998/0715.html#skip。)

為什麼我不喜歡這個

自己擁有電話簿會給我更大的自由。從另一方面來說, 它要求我在自己的機器上安裝軟體,給那個軟體一些對我機器的控制權。 在這個特例中,這個軟體在 Win95 下運行,所以它要求對我機器的完全控制。 所以實際上,如果只訪問互聯網頁並且只要填一張表單就可以找到某人的電話號碼, 對我來說是相當大的方便。

物品中的資訊比軟體中的資訊用起來要方便很多﹔ 一個特殊用途的物品經常比一個通用的計算機在相當大程度上更容易使用。 因為這一點,許多工業上的權威專家預測, 通用計算機將會在使用特殊用途設備的傾向中淡出舞台。

我有些擔心這種趨勢。我喜歡使用通用計算機——儘管我承認它們經常難以使用。 我喜歡它給我的自由。計算機就像是我思維的延伸。

互聯網站和特殊用途的硬件設備可不是這樣的。它們不給我像通用計算機一樣的自由。 如果這種趨勢發展到了那些權威專家預測的程度, 越來越多我今天用計算機能幹的事將會使用特殊用途設備和遠端伺服器來完成。

在這種環境下,軟體自由的含義是指什麼? 當然,運行一個互聯網站而不提供給我軟體和數據庫來下載並不是錯誤的。 (就算這是錯誤的,它可能不適合大多數人下載。在IBM 的專利伺服器後面有一個大小為幾兆 byte 的數據庫)

我相信軟體——特別是開放源碼軟體——有顯著給予個人更多對他們自己的生活的控制的潛力, 因為它由思想組成,而不是人、土地或物品。 而使用特殊用途設備和遠端伺服器的趨勢卻是逆其道而行之。

如果把自由軟體燒進 ROM 那將意味著什麼? 如果我需要把 ROM 分解開來閱讀源碼並且把修改版燒進新的 ROM 中, 那麼軟體依然是自由的嗎? 如果把自由軟體運行在互聯網伺服器中的一個可遠程訪問的應用中那意味著什麼? 甚至是最好的意圖,這些技術似乎也很難帶給人們那種他們從 PC 所享受到的自由。

如何與之抗爭

買一台新設備要比下載一個軟體並安裝在我的機器上的代價大很多。 所以如果特殊用途設備沒什麼優點的話,人們是不會用它們的。

但是它們確實有優點。它們在 非常大 程度上比現在的那些通用計算機更容易使用。 一個按鈕為所有的功能服務﹔沒有什麼因為按鈕做了其他什麼事情或什麼都沒做而造成的滑稽情景。 一個可以用於所有可變狀態的顯示﹔你不用去點擊什麼來使它變得可見。 我懷疑這不是通用計算機固有的限制,而是一個它們目前狀態的限制。

另外一個大問題就是它們只工作。而通用計算機卻不經常這樣, 特別假設一下,你在使用 Microsoft 的作業系統。甚至是在最好的情況下, 在你開始你想做的事之前——鍵入一個字母或其他任何事——你仍然要在不相關事情上花好幾秒鐘。 更為典型的是,你必須得到處點擊十秒鐘或什麼的。在最壞情況下,在你能做完所有事之前, 你得重新安裝 Windows 和應用程式,重新配置一些外部設備,並且重裝它們的驅動程式。

第三個大問題是它們需要軟體安裝。如果我想開始用我的機器來寫一封電子郵件, 我就得必須在我的機器上安裝一個電子郵件軟體。 雖然這比購買一台特殊用途的電子郵件電器代價要小很多,它仍然會使人非常地不舒服, 令人生畏並且使人困惑。(大約我是這樣被告知的)它也得花更多的時間。

如果要使通用計算機能在小巧、便宜的特殊用途小匣機的沖擊中生存下來, 他們就得變得和那些特殊用途小匣機一樣易於使用,可靠,和容易安裝軟體。 這就需要一個與當前我們桌面上使用的完全不同的作業環境﹔毫不驚奇, GNU/Linux 比其他我使用過的任何東西都更接近這個目標。(Squeak 也許還要好一些,但我沒有嘗試過) 但是 GNU/Linux 並不是一個可靠的長遠之計。這個目標需要不同的軟體就像需要不同的硬件一樣。

遠端伺服器背後的推動力也很相似——因為通過互聯網瀏覽器而統一的界面更易於使用,「只工作」,並且不需要安裝——只要使用。但是它們還有很多其他的優點: 它們能提供那些因為需要巨大存貯空間或計算資源而不能被你自己的機器所提供的服務, 除非你想花大量的金錢。(每日下載 AltaVista 的數據庫可不是搜索互聯網的有效方法)

我認為這些額外的優點目前來說是通用計算機無法戰勝的——儘管我對在很多計算機上進行的大型分散式計算工作的研究很感興趣。

Available for this page:

[en] English   [fr] français   [ru] русский   [zh-cn] 简体中文   [zh-tw] 繁體中文  

 [FSF 標誌] 「自由軟體基金會 (FSF) 是非營利組織,以提倡全世界電腦使用者的自由為使命。我們捍衛所有軟體使用者的權利。」